• <samp id="acn04"><ruby id="acn04"><nobr id="acn04"></nobr></ruby></samp>
  • <th id="acn04"></th>
    <ins id="acn04"><button id="acn04"></button></ins>
  • <wbr id="acn04"><noscript id="acn04"></noscript></wbr>
  • <ins id="acn04"><noscript id="acn04"></noscript></ins>
    <wbr id="acn04"><noscript id="acn04"></noscript></wbr>
    1. <kbd id="acn04"><track id="acn04"></track></kbd>

    2. 笑得越歡哭越慘,這過氣國劇不該被忘記
        《小歡喜》火了一整個暑假,國產劇再次成為全民話題。

        大結局的時候,老妹兒寫了一篇總結推文,里面有這么一段:

        當時,河馬哥就想到了一部暴露年齡的國產劇,題材同樣是家庭生活,只是遠遠不如《小歡喜》里那么“中產”——


        推薦它的理由已經印在了海報上——


        其實在我心里,可以把1998年度這幾個字去掉。

        這就“暴露年齡”了——

        20年過去了,它依然是我心中的最佳國產連續劇

        演員功底過硬,劇本回味綿長,百刷不厭。

        不過說它沒那么“中產”,其實都有些打折了——

        因為張大民的幸福生活,其實很窘迫。


        張大民(梁冠華 飾)還不到12歲時,在暖瓶廠燒鍋爐的父親就死于一場爆炸。母親一人把他和兩個弟弟、兩個妹妹帶大,一家六口人擠在大雜院里的兩間小屋。

        大哥結婚,洞個房都得開個家庭會議。


        里屋當洞房,外屋就成了男女混住的青年旅社:兩組上下鋪,一組睡弟弟,一組睡妹妹。

        排行老二的妹妹張大雨(趙倩 飾)脾氣最暴,嘴上從來不饒人——


        哥哥結婚了,弟弟也著急呀。單人床能摞成上下鋪,雙人床也能嗎?


        下邊不行,上邊行嗎?

        不行,響。


        上下鋪不行,改成大通鋪唄?

        一間洞房,一分為二,兩張床中間只有一塊木板、一張布簾。

        床倒是不響了,人“響”怎么辦?

        人怎么“響”?你自己想想啊——
        不用驚訝,那個年代的底層城市居民生活,就是這個樣子。


        客廳、客房、餐廳三位一體,一家人吃飯,永遠有人拿床當椅子。

        吃飽就上床的這位叫張大國(王同輝 飾),是張家頭一個大學生。

        而他高考復讀時的環境就是這樣,《小歡喜》里英子媽給裝修的隔音房間想都甭想。

        考上西北農大之后,這個北京大雜院里長大的孩子,借著兩杯啤酒說出了心里話:


        遙遠嗎?確實,20年前的劇了。

        過時嗎?完全不。

        “螞蟻窩”這個詞,是不是看上去很眼熟?


        2009年《蝸居》火了,“蟻族”成為社會話題。

        直到今天,百度搜索“蟻族”,還會出現這樣的結果:
        一口飯、一張床。

        一邊是故鄉,一邊是他鄉。

        中國人與城市和房子之間的對抗和撕扯,總會在不同年代找到相同的情感共振。



        目前,這部劇的豆瓣評分是8.4,但我一直認為它不止這些。

        首先是因為它的文眼:張大民是怎么過上幸福生活的呢?因為他

        前文中提到的“云芳”(朱媛媛 飾),一開始是根本不可能嫁給張大民的。


        他倆只不過是一個院兒里長大的“發小”,而李云芳也已經“有主”了:

        與“情敵”的第一次見面,張大民在幫著云芳家刷房子,跨欄背心兒上盡是白灰;

        而對方文質彬彬、西裝革履,張大民想握個手,都被云芳的爸爸打斷了:

        別弄臟了人家。

        您瞅準嘍,這位“情敵”就是年輕時的張涵予

        誰承想,這位被當成寶的未來女婿,一到美國就把云芳甩了。


        從小到大,李云芳在胡同里就沒低過頭。


        此刻,她一面費解著愛情幻象的破滅,一面又成了家長里短里的可憐人……



        她受不了。

        摔碎了家里一切能摔的,李云芳裹著個綢子被面兒坐在床上,丟了魂。

        全家人都以為這閨女要成廢人了,可張大民不答應,于是就有了下面這段“名場面”:

        想當年,這套媲美相聲貫口的臺詞如泄洪般一氣呵成,不知笑趴了多少電視機前的男女老少:

        大花蛾子、醬油瓶子、尿褲子……

        有這么跟大姑娘說話的嘛?

        如今的“德云女孩”們,看到都八成要被梁冠華老師圈粉。

        李云芳再傲,她也是個女孩。

        這一套貫口下來,“廢”了許久的“失婚女青年”,終于開口說話了。

        您再瞅準嘍,是云芳不是元芳

        小時候看這段只覺得逗,長大了再看才明白:

        可真浪漫啊。

        貧,能逗樂觀眾,能活絡街坊鄰居,更能融化一顆絕望的心。

        再看20年前朱媛媛的這場哭戲:


        表白突如其來,驚詫使得空洞的眼神終于有了轉動。


        眼神一動,呆滯轉為啜泣。

        積壓的情緒突然爆發,是委屈,是自憐,更是因為她發現:

        能拯救自己的那個人,其實就在身邊——這不就是胖版李大仁嗎?

        更“可氣”的是,到了表白這種“高光時刻”,這個人還在耍臭貧——


        1998年,朱媛媛24歲。

        李云芳這個角色的年齡跨度又不小,從待字閨中到初為人母,再到把兒子送上學,每個階段都被朱媛媛拿捏得毫無違和感:

        現在這個年齡段的95后小花們,演技能達到這個水平的,數得出來嗎?


        片尾曲中,小柯把一段聊閑天時才會出現的句子唱進了歌里:

        鄰家的棗又熟了,春天的燕子飛了,隔壁的姑娘哭了。

        為什么呀你?這又何必呢。

        看看棗樹,看看燕子,沒事兒再逗幾句貧——像極了張大民和李云芳的愛情。


        很多80、90后的父母一輩,或許也都經歷過這樣的愛情:

        用不著香檳和玫瑰,一輛自行車,就能帶走整個世界的甜蜜蜜。

        我知道,把黎明和張曼玉的動圖放出來,肯定會有不厚道的朋友要拿顏值來說事兒。

        猴急什么!顏值能打的來了。

        女孩叫張大雪(霍思燕 飾),排行老四,職業是護士,人美話不多。

        全家數她最乖巧懂事,吃什么飯、睡什么床,都能謙讓。

        男孩叫趙炳文(潘粵明 飾),是張大雪的初中同學,醫科大學研究生,實習時與張大雪重逢,于是——
        看看這合影時的小動作,多甜啊。

        還是那種不加香精防腐劑的甜。

        當時的潘粵明24歲,還沒經歷八卦新聞里的風風雨雨,更沒等到豆瓣9.0的網劇《白夜追兇》。

        當時的霍思燕才18歲,出水芙蓉般的年紀,可能也想不到多年后會有一個比她還紅的兒子——嗯哼。

        遺憾的是,這樣的一對璧人,在劇中卻沒能獲得幸福生活。

        參軍的趙炳文奔赴前線抗震救災,回程時死于一場車禍。

        張大雪默默地照顧趙炳文的父母,最后還查出了白血病……


        得了老年癡呆,炳文的父母白發喪子,小樹是張大民的兒子,炳文死后,只有小樹能跟她說說話……

        生命中的最后一刻,這姑娘還在心疼別人。

        仿佛她自己并不知道,誰才是最讓人心疼的那一個。

        微博網友 @一白兒海仙荒_ 說得好:


        這就是我認為這部劇不止8.4的另一個理由:

        讓你笑的時候,你笑得有多歡;

        讓你哭的時候,你哭得就有多慘。

        ——幸福的身邊,永遠睡著悲涼。

        悲欣交集,才夠刻骨,才像人間


        《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》改編自劉恒的同名小說,劇本也是劉恒親手寫的,因此保存了原著里原汁原味的文學性。

        劉恒是誰?謝飛的《本命年》、張藝謀的《菊豆》、馮小剛的《集結號》,都出自他的手筆。在窘迫生活中提煉濃稠情感,是他一以貫之的創作習慣。

        但相比與其他的劇本,張大民的故事最能表現他對中國語言酣暢淋漓的駕馭能力(截圖拼字幕時精彩臺詞多到爆炸,一句都舍不得扔),當然也包括作者尖銳的時代洞察,以及對小人物群像的散點透視——

        張家五個兄弟姐妹,大民、大軍、大國,大雨、大雪。

        男的屬于新聞聯播,女的屬于天氣預報。

        名字都是大情懷,命運卻一個比一個雞毛蒜皮。

        嘴上不饒人的大雨,其實心比誰都軟。

        年輕時,倒追渣男,意外懷孕。

        后來遇到了個老實人,開了養豬場,起早貪黑地賺了點錢,還被做生意的大軍夫婦借走一大筆,遲遲不還。

        大雨曾經氣急敗壞地堵門要賬,但是當大民把大雪留給小樹的錢平分給四個兄弟姐妹時,她卻選擇了——


        大軍媳婦兒叫毛沙沙,是個做服裝生意的女強人,年輕時還出過軌(不過后來“改邪歸正”了),出軌對象就是張大民家對門的胡同小霸王古三兒——

        您再瞅準嘍!
        毛沙沙的扮演者叫岳秀清
        是《人民的名義》里達康書記的老婆歐陽菁
        劉樺就不用說了吧
        《瘋狂的石頭》,社會我道哥

        張大軍(鮑大志 飾)天生軟弱,對于妻子短暫的不忠,他選擇原諒。

        但是面對那筆本來不屬于他的“遺產”,妻子說的話比他爺們兒多了——


        在這筆錢面前,大軍還只是窩囊

        那個考上大學號稱要去山上種向日葵的張大國(最后還是受不了山區的荒涼跑回北京當秘書走仕途了),更令人失望——


        呵呵,好一個現代氣息

        “現代氣息”里都有什么味兒?

        鋼筋味兒、水泥味兒、化工廠味兒。

        就是少了點人味兒。

        短短一場戲,簡簡單單幾個回合,所有沖突劍拔弩張,每個人物都有弧光,臺詞字字往心窩里扎。

        這就是散點透視的力量。

        流傳了千百年的中國水墨畫,用的就是這種構圖方法:

        畫山水,咫尺千里;

        畫人物,就是一幅《清明上河圖》。


        劉恒的這本小說,還改編過一部電影叫《沒事兒偷著樂》(1998),豆瓣網友 @book11ba 在評論時提到:


        床上沒病人,獄里沒親人,這就是幸福。

        電視劇里,張大民的丈母娘夸女婿的時候說:
        大民呀,除了胖點兒,錢賺得少點兒,其他的沒挑兒。

        不拿人魚線鼓吹自律,不用職場廝殺販賣焦慮,更沒有大英雄歌功頌德。

        滿坑滿谷的,都是良善、仁義、情分,以及人間煙火。

        這樣的國產劇,已經了20年。

        但我能夸它一輩子。

        也許是因為,從前的日色變得慢。

        車、馬、郵件都慢。

        一生,只夠愛一個人。

  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
      來自:小酌千年  > 電視劇
      舉報
      [薦]  原創獎勵計劃來了,萬元大獎等你拿!
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類似文章
      每當生活又頹又喪,就點開神劇《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》致郁一下
      我慢慢讀懂張大民們的生活
      【中國電視劇演義】24回 張大民不幸福 平民劇有標桿
      電視劇《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》
      貧嘴張大民:霍思燕演的大雪真漂亮!這顏值女神范啊!
      與雪有緣 黃龍賞雪
      更多類似文章 >>
      生活服務
      手游棋牌下载